曝光是有分量的

爸爸突遭意外事故,常宁市应急管理局、交通事故中队不作为

2019-07-23 12:42栏目:呼声作者:小伟 点击:来源:曝光投诉网
概述:
关于常宁市应急管理局、交通事故中队不作为和蓬塘乡乡政府、司法所和派出所徇私枉法、草菅人命的投诉我叫吴梅,是一名学生,家庭住址是湖南省常宁市蓬塘乡田市村洲头组村民小
...
你正在阅读的是:爸爸突遭意外事故,常宁市应急管理局、交通事故中队不作为
本文链接地址是:http://www.baoguangtai.net/husheng/husheng_18436.html,浏览更多关于消费者投诉,维权曝光请关注曝光台,为消费者提供曝光平台!

关于常宁市应急管理局、交通事故中队不作为和蓬塘乡乡政府、司法所和派出所徇私枉法、草菅人命的投诉我叫吴梅,是一名学生,家庭住址是湖南省常宁市蓬塘乡田市村洲头组村民小组2号。在2019年7月15号这一天一场事故带走了我的爸爸,我苦读十几载渴望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但是现实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不是所有人都有良知,意外事故的肇事者依然逍遥法外,在几经求助无回音的情况只能选择这种方式以引起各位领导的重视,我十几年的教育告诉我无论发生事都要维护正义维护内心的秩序,我恳请各位领导帮帮我,帮帮这个走向绝望的家庭。2019年7月15日,在蓬塘乡田尾沙场,我爸爸吴建芽被肇事者褚美武驾驶铲车撞击后,肇事者又开货车撞击铲车2次,间接致伤我爸爸,最终导致我爸爸抢救无效身亡。那天我爸爸一大早就去沙场,早饭都没吃,一直到中午大概11点左右,一个噩耗传来,我爸爸出事了,家人赶到现场,看到我爸爸躺在铲车下面,奄奄一息不省人事,额头撞伤,脸色乌青,眼睛、鼻子、嘴角出血,左胸塌陷,艰难的呼吸,我妈妈和弟弟当场崩溃。我不敢想象我可怜的父亲刚刚经历了什么痛苦,每次想起这个场景,我就痛不欲生。事情发生后,我的家人第一时间报了120,在等待过程中,我的家人当时都泣不成声,有理智的,当时赶往田尾卫生院,想找来移动输氧设备,但乡下卫生院条件落后,没有办法,田尾卫生院医生也赶往现场为我父亲量血压,当时血压很低,随时会有断气的危险,救护车从常宁市赶来需要半小时,我的家人,当即决定先送往田尾卫生院,在送往的过程中,肇事者许褚美伍没有帮忙,反而躲在人群里。将我爸爸送到田尾卫生院后。正好常宁市人民医院救护车也到达,立即对我爸爸进行心肺复苏和电击,但我爸爸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医生宣布死亡,我们一家人悲痛欲绝。事后据自称是目击证人的褚美伍称(后来调查发现他是凶手,货车司机,事发时只有他一人在场)是我爸爸自己不小心然后被撞而受伤死亡。他对围观群众说,他一直坐在他自己的货车里,是铲车发动了很久,没有为其装沙,他下车后才发现我父亲被撞夹在铲车之间,我们都相信了他。后来附近的居民说凶手褚美武的行为很异常,一直在发抖,于是我们家人就查了监控。事情真相是凶手褚美伍驾驶铲车撞了我父亲,但是他撒谎、掩盖真相,逃离现场。如果我爸爸不谨慎,没有装监控,就会活生生被冤死,死无对证。试问我爸爸怎么会安息?监控显示,2019年7月15日,10点30分左右,我爸爸当时站在大铲车和小铲车之间,凶手爬上小铲车,发动,踩油门,向后倒车,我爸爸被撞,夹在两个铲车之间,这是第一次伤害;随后凶手开自己的货车转弯时撞向了大铲车,导致大铲车再次撞向我爸,我爸爸被二次伤害。然后向后倒车,再次转弯时,又撞上了大铲车,这是第三次伤害。在这里我想说,褚美武,你为什么不在事情发生第一时间,报警,或者拨打120急救电话,或许早抢救一分钟,我爸爸也不会离我们而去,你为了掩盖事实,用这种不择手段方式,你把人命当什么了,生命最可贵,这是人性的泯灭,道德的沦丧。看到监控后,我们家人立即报警,警察说这属于交通事故,不归他们管,通知了交警,交警说这个事情没有发生在马路上,也不归他们管。对于此事我很有疑问,第一点,难道事故没有发生在马路上,但经常有车辆出入的地方都不算是交通事故吗?第二点,凶手开货车撞上铲车两次,监控显示这一事件发生在道路上,为何交通部门视若无睹?就算第一次撞击属于过错,后面两次撞击属于杀人灭口,妄图死无对证,逃避责任。不知他们是缺乏专业知识还是不想管这件事情。最后这件事被移交给应急管理局,因为交通部门说这是安全责任事故。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在这些执法部门眼里是如此低贱,发生命案了,派出所和交通部门也不立案调查,也没有对凶手进行控制,如此轻视人命,试问法律何在?事发后第二天,乡政府和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双方去协调,我尊重他们的意见,先让我爸爸入土为安,然后双方进行和解,不要把事情弄复杂。在协商过程中,凶手一直在推卸责任,蓬塘乡乡政府、派出所和司法的工作人员也一直站在凶手那一方为他辩解。第一点,当我们提出为何凶手不会开铲车还要去开时,工作人员帮凶手解释是他一片好心。第二点,这一案件就算他不是故意的,但致人死亡了,法律上是过失杀人罪,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凶手应该量刑,工作人员给我们的回复是不能这样定义,凶手没有动机,顶多算是安全责任事故。我试问,他有没有杀人动机,你们调查了吗?你怎么向我们证明他没有动机?难道就因为你们是公职人员,说了没有动机,这件事,就给定性了?第三点,凶手撞人后跟大家撒谎,隐瞒事实,没有第一时间报警或者拨打120急救,事后还逃离现场,这么明显的逃逸行为,被工作人员说成是我们也能理解那个人的心理,他慌了,人之常情,不愿意承认。蓬塘乡政府、派出所和司法的工作人员一直在为凶手辩解,说他是好心办坏事,他这个行为没有犯罪,但毕竟发生人命了,凶手可能出于人道主义给我们家人一点赔偿。试问这些工作人员能理解一个有清晰思路撒谎,事后逃脱的人的心理,为何不能理解我爸爸在三重折磨的痛苦下死去的冤枉,为什么不能理解我们这个支离破碎家庭,我们面临着什么样的绝望,我82岁的奶奶,我们都不敢告诉她,我父亲离世的消息,一直欺骗她,父亲在重症监护室,我无法想象,一位82岁的老母亲,失去儿子会是怎样的痛苦,我奶奶能不能受得起这个打击,我家在经不起生离死别了,我只能把她送往县城的伯父家,偷偷的把丧事办了。我母亲现在情绪很波动,还有未毕业的我以及未成年的弟弟,甚至于我爸爸连最后的交代都没有,每天都有跟我家要账的,我也不知道真实性,别人欠我家的,我根本毫不知情,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了,我爸爸怀着满身的伤痕和遗憾离世了。我们家失去了一个顶梁柱,我妈妈失去了丈夫,我和妹妹弟弟失去了父亲,他们的话让我们家人十分寒心,杀人也可以不需要负责任,相关政府机关的人轻描淡写的说不是故意的,也是好心,这几句话就可以让凶手逍遥法外,请问法律何在,在中国还有没有正义。因为不是故意的,因为是所谓好心,因为慌张的心理便可以逍遥法外、隐藏事实,更有甚者得到了庇佑,那要法律有何用?要那些天天把为人民服务挂在嘴边的机关又有何用?因为我爸爸已身故,老家的传统是入土为安,最后凶手出了4万元的丧葬费,蓬塘乡乡政府、司法所和派出所的意思是后面的处理结果再根据应急管理局的责任划分来定。2019年7月18日我爸爸下葬后,我去找了应急管理局,他们的说法是这个事故是不是安全责任事故还未定,这个责任不归他们划分,现在已移交给交通事故中队,交通事故中队的阳队长说这个事情在由应急管理局处理,不归他们管,我不知如何才能解决这个事情,我爸爸如此惨,没有部门愿意处理这个事情,我们家孤立无援。2019年7月19日,我们家人又去了乡政府,他们说去找蓬塘乡司法所,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一直劝说我们私了,我提出来我的疑问,因为司法所应该很了解法律,当我提出我爸爸这件事是交通事故逃逸时,他很强烈的否定了我。他说常宁市交警大队的人是专业人士,既然他们判定这个事件不是交通事故那就不是,而且这位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说如果我有疑问可以去交警大队报案,另外还可以将交警大队告上法庭说他们不作为,交警队也可以赔钱给我,我要的是一个公道。并且当我们说凶手隐瞒事实,并逃离现场时,这位蓬塘乡司法工作人员给我的说法是,我能理解他的心理,一般人发生这种事都不愿意承认。作为一名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应该站在法律和事实的角度去判断事情,不参杂任何个人情感。一位执法人员居然能理解一个杀人犯,请问这位司法部门的工作人员视法律为何物?这位执法人员从始至终都未从法律的角度去分析这个事故,一直在以个人情感对我们家人进行劝说,让我们理解凶手。我不知道这一次次的协商,这些工作人员没有看到我爸是如何死的吗?还一味的帮凶手讲话,全程都在否定我们提出的疑问。当附近的居民跟我们说凶手的女儿褚芬曾经在蓬塘乡政府工作,现在是柏坊镇的人大副主席和工会主席时,这让我不得不联想到乡政府等工作人员为何是这种工作态度,是否凶手家有人帮他打点关系让一条人命就样活生生被冤死,是否凶手的背后有保护伞,又是谁的权利如此之大,常宁市的应急管理局和交通事故中队都不处理这个事情。一条人命的丧失,对别人来说或许只是陌生人的悲剧,但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家庭遭受的毁灭性打击,是我与弟弟妹妹最敬爱的父亲永远离开的惨痛,是我的妈妈才至中年便痛失爱人的心痛,是我82岁的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啊!但这些,却还不是最令我们无力与绝望的。最让我们绝望的,是凶手杀人后掩盖事实隐瞒真相,却还依旧可以得到庇佑与保护,让常宁这些大大小小的官员庇护他,保护他,视一条人命于不顾!但我始终相信,中国仍有正义在,这个世界还会好!我走投无路,只好向领导求救,求领导还我们家人一个正义,还这个世界一个公道!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本法中下列用语的含义:“道路”,是指公路、城市道路和虽在单位管辖范围但允许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包括广场、公共停车场等用于公众通行的场所。本次事故的肇事场所属于公众通行的场所。理应属于交通事故范畴。要求交警部门按交通事故处理定责。此外,从监控显示来看,褚美伍是蓄意谋杀。望相关部门经过调查后,依法追究褚美武的刑事、民事责任。以上事实有监控,视频和录音为证。,海浪波波波波:回复网友:您好!您反映的问题,我们已转交市交警大队。常宁市委网信办2019年7月23日2019-07-23 17:14:39海浪波波波波:回复网友:你好!关于你反映的“常宁市应急管理局、交通事故中队不作为和蓬塘乡乡政府、司法所和派出所徇私枉法、草菅人命的投诉”一事,已收悉。你反映的情况领导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安排专人进行调查了解,现将有关问题回复如下:1、此案较为复杂仍在调查处理当中。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第十七条规定当事人可以向人民调解委员会申请调解;人民调解委员会也可以主动调解。当事人一方明确拒绝调解的,不得调解。”此案发生后蓬塘乡人民政府立马安排蓬塘乡人民调解委员会介入,实施主动调解。案发第二日蓬塘乡人民调解委员会组织相关当事人参加调解,派出所、司法所以及当事人双方村两委干部参与,并在当天当事人双方自愿达成了由褚某武先行支付肆万元人民币的丧葬费,等死者安葬后再进行调解的协议。死者安葬后,当事人褚某武明确向蓬塘乡人民调解委员会表态如果再要他出钱就不接受调解,除非走诉讼程序,由人民法院判决他该出多少钱他就出多少钱,依第十七条的规定此案可以不予调解了,但是我们一直在做工作,希望能够调解好使当事人双方都能满意。3、经蓬塘乡人民调解委员会、蓬塘司法所和派出所以及当事人的村两委干部多次找当事人双方做工作,但是双方很难自愿达成协议。综上所述,蓬塘乡人民政府、蓬塘司法所和派出所并没有徇私枉法、草菅人命,反而是积极地在化解矛盾。建议: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调解委员会根据调解纠纷的需要,可以指定一名或者数名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也可以由当事人选择一名或者数名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2、此案如调解不成功,赔偿权利人有权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依法提起诉讼。蓬塘乡人民政府2019年7月29日2019-07-30 10:19:12